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贵途专题 > 贵途文学 正文
《隐者——光中先生》

2020年02月22日 16:53
来源:贵途网
贵途小编
      编者按2月20日10时,著名画家、艺术家尹光中,因突发脑梗及心梗疾病医治无效在贵阳逝世,享年78岁。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尹光中先生曾在北京西单参与举办《贵阳五青年画展》,是 " 贵州美术现象 " 的代表艺术家之一。 1966 年,他的作品就在国际亮相,获得布拉格国际舞台艺术荣誉奖。1979 年受邀赴欧洲交流,成为贵州第一位受邀出国的艺术家。1986 年与世界著名电影艺术家伊文思合作,承担艺术造型等工作。2013 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尹光中是贵州乃至全国艺术界的标志性人物,是陈土·华宾的良师益友。陈土·华宾在此通过本网以《隐者——光中先生》为题泣书深切悼念恩师。
 
       
《隐者——光中先生》
——怀念老师尹光中


        老者,尹光中先生,是我的老师,是我从小学、中学到现在的老师。尹老者,是我们对他的“昵称”,这称呼大概是在他的九个子侄长大后,我和我的兄长华康与他的九个子侄不约而同对他的称呼;但当面还是直呼老师的,因为贵阳话的“老者”一词,有点随意而缺乏敬意的感觉。
        古人说:师者,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既然是老师,就应该时时刻刻的肃然起敬才是,但我们长期与他就跟一个极普通老头一样相处,在他家可以大肆抽烟、翘脚,听音乐、看影像,每当呆到凌晨一两点钟,我们想要告辞,他总是抬起头看着我们说:要走嗷啦?我们就说,那就再抽支烟吧,于是,我们自行把茶水续上,漫聊开来。
 
        我是在上初一时参加全市少儿绘画展,在群众艺术馆集训,他手把手教我完成《为实现四化而读书》作品的,然后,就一头扎进语数外数理化去了,我的兄长华康受他的影响一直痴迷的画到去年的秋天。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尹光中先生享有盛名和毁誉,这其间的故事,人们大多知道,我们和其他的小伙伴一样以作为他的学生而自豪着。只是因为他在本地的时间少、事务多,见面机会少些。
 
         新千年以后,老师在贵阳的时间显然多起来,似乎因为身体长期备受痛风折磨的原因,深居浅出,既喜欢独处又喜欢有朋自各地来。我们上门求教(多数是聊天)的机会也跟着多起来,一呆就是大半天或大半夜,那时,他长时间用油画颜料画中国文字,或把颜料调稀一些,用笔或任何一个工具蘸着颜料,在画布上任其滴漏牵引成线,形成多种颜色的一圈一圈的线条轨迹,他命名为“线道”。
        这时的他可以一边说话,一边画着他的“线道”。老师健谈:文学艺术、社会历史、科学技术(他曾发明多项专利),等等无不涉及,时而悲天悯人、时而慷慨激昂。但我们发现,这一时期的尹光中辞去了所有社会职务,什么政协委员、什么美协主席之类;我们还发现,他悄然地消隐着过去的辉煌和美誉,时常自嘲自己为“糟老头”;我们又发现,他的谈话内容渐渐增加着儿时的生活画面和情景:宅吉坝的田、小关城墙的门和贵阳市的老井和古树,以及肠旺面、牛肉粉、成都味、犇羴鱻等。说到沙河桥下的鱼时,眼睛含着单纯的光,羡慕他的大哥会钓鱼,有一次看大哥钓上一条大鱼,弟兄俩抬回家,让一家人美餐一顿。
        有时他为自己的故事而伤感,在一次鹿冲关画雪景时,见一个人用气步枪打树上的鸟,那人刚要离开,他对人家说,那里还有一只,那人端枪就把鸟打下树来,鸟的鲜血把雪地顿时染红......他说,人家走都走了,我要去多这个嘴,哎,害死一只鸟。他们以前所住的市南路是个老社区,流浪猫很多,他和师母很喜欢其中一只小白猫,经常给它喂食,有一天师母喂食回来说,听说小白猫被街上的娃儿们为了试研刀的锋利,将它的一支前爪砍掉了,躲在旮旯里叫唤,喊半天不敢出来吃东西。
        这件事令两老老泪纵横,难过好几天,每次提起都唏嘘不已。以后画猫就画得凶一些,狡黠一些,不再受人欺负。
       人性的悲哀和对人性的反思一直是尹光中先生创作的主题,他的“逆向绘画”就是对这一主题直观的反复的再现:不管是月光下的裸女、还是青埂峰的藤精树怪,不管是萨达姆、本拉登还是一些很大的人物都在他的逆向绘画里呈现,都在不断的逼人思考人们肉眼看不到的另外的一面或多面。“百家姓”陶艺和“裹尸布”软塑题材的系列作品亦复如是。先生一贯的俊朗性格和硬汉作风,总是让人忽略他的思想的柔软和身体的脆弱。
         而令人悲哀的事情接连发生,汶川大地震,他用木方把骨质增生的腰杆支撑起来,把画笔绑在痛风的手上,一笔一笔画出巨幅逆向油画《天良》;日本大地震,他用泥巴、鱼骨等实物材料直接敷陈在画板上,并且在画面的中央安装上时钟,让人类数着秒针直视自己的末日。
        先生为什么一定要在2019-2020年之际画完《特蕾莎修女》?
       为什么画完以后冒着十冬腊月的寒风在阳台上长时间坐在画前端详特蕾莎修女?为什么他如此忘我地把特蕾莎修女救治病人的情景完整再现出来?此时距离先生完全隐入光中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先生每一幅大型作品的完成都换来数十天的病榻,每一次病榻都招来我们粗心的慰问和长谈,每一次慰问和长谈都不知给他的身体带来多少的伤害和痛苦。
        我曾经和兄长华康采访一个枪杀案,当把细节告诉他:两个含冤而死的苗族兄弟,村民们在埋葬他们时,将他们头颅的朝向用罗盘对准他们屈死的地方的时候,先生听到这里,拍案而起,发出低沉的撕吼;我曾经隐瞒先生我的兄长华康在去年的秋天死于脑梗和心梗,先生知道后把我叫到家里伤心地批评我时,我没有想到,我竟然有大半年时间没有来看先生了。
我们只知道先生的刚毅
我们只知道先生的柔韧
我们只知道先生的慈悲......
我们不知道——
先生竟然殁于脑梗和心梗引发的肺脏器官的衰竭。
先生竟然殁于从己亥年到庚子年的冠状病毒肆虐之时。
我后来知道——
先生病发在正月十五,殁于2020年2月20日上午十点。
十一点我
到先生的身边,为他点燃三炷香、一支烟。
下午三点,我和尹氏兄弟姊妹扶着先生灵柩,送他羽化涅槃。
听着尹燕琴大妹为他播放的《英雄交响曲》,长歌当哭......
至此——先生完全隐入光中。
                           
 
 



学生:陈土˙华宾 泣书
2020年2月20雨夜-21晨日于筑北扁井
责任编辑: 贵途小编

发布者:贵途小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t278.com/a/gtzt/gtwx/20200222/1407.html

赞 (8)
喜欢 (0)
分享到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广告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